NBA/私生子成群到底有多可怕?全世界都在等赚了2亿美元的魔兽破产!

杏彩动态 2019-07-26

DwightHoward已经连续第三年在休赛期被交易了。上赛季他在巫师只打了9场比赛,就被球队像瘟神一样送走,而新东家灰熊也根本没有跟他深入合作的打算。要是再被裁,他真的不确定自己下一份工作能在哪里找了。
三年前,他身价还有2300多万美元,上赛季已经降到533万美元,接下来,可能就是老将底薪了。因此这段时间,Howard在接受采访时彻底摆低了姿态,先是说自己已经彻底放弃自我,后来又说Kobe当年骂他软弱骂得真好,如此示好,无非是冲着洛杉矶两支球队喊话,希望他们能多看自己一眼。
除了自身技术已经彻底落伍之外,Howard在更衣室跟明星队友相处的方式、私生活的混乱都是他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重要原因。作为一个无比虔诚的基督徒,Howard这些年拒绝婚姻,跟5个女人生了5个孩子,分别生活在美国三地:佛罗里达、休士顿和洛杉矶(注:此数据来自Howard在2017年接受《运动画刊》专访时的亲口承认,但实际上,根据媒体的报导,他的私生子至少达到8个)。同时,某位自称是他前男友的男同性恋在社群网站上大爆猛料,称Howard性取向偏好男性还特别爱好变性人。Howard坚决否认自己是同性恋,但谣言对他造成了极大伤害——各种乱交派对的细节,似乎完全符合这些年来公众对他私生活的想像。在漩涡之中的Howard当然百口莫辩。
尴尬就在于,所有人都以为Howard肯定会在某个女人身上吃亏,结果名誉竟然是被一个男人给毁了。就算他能从这桩丑闻的阴影里走出来,很多球迷和媒体也都怀疑,他早晚要被「男女之事」彻底毁掉,不仅是在身体和精神上,更是在金钱上。
Howard职业生涯薪资收入超过2亿,加上代言收入自然更多,但5个孩子5个女人,可不是好应付的。没人知道Howard一个月的抚养费帐单有多少,但人们绝对有理由担心他会被这么多张嘴吃到垮。NBA是高薪联盟,但即便是顶级球星,有时候也承担不起那么巨额的抚养费。
生涯还算成功的KennyAnderson(从1991年到2005年的薪资总额超过6000万美元),跟5个女人生了8个孩子,结了三次婚。等到他退休那年,就直接申请破产。他的人生相当悲惨,从小没有父亲,母亲在贫困中把他抚养长大。有媒体报导称,他儿时曾遭遇篮球教练和邻居的性侵,根本没人能保护他的安全。今年,48岁的Anderson因为中风住院,状况堪忧。
西雅图曾经的巨星ShawnKemp职业生涯赚了超过9000万美元的薪水,也是因为纸醉金迷,处处留情,跟6个女人生了7个孩子,搞得他在财务上焦头烂额。
活跃在90年代的球星如此;当代球星也不遑多让。
BlakeGriffin为了Kardashian小妹抛弃未婚妻和两个孩子,被告上法庭,媒体曝光他未婚妻索要的抚养费高达一个月25.8万美元(后来被Griffin辟谣,但真实数额也有数万美元);LonzoBall才刚进联盟没多久,就在跟女友分手时被索要一年36万的抚养费,压力之下才跟女友复合。
在美国,抚养权跟离婚官司往往形影不离。越来越聪明的球星已经懂得不让婚姻束缚自己,让充满野心的女人分走自己的财产。但不结婚不代表不生孩子,不结婚照样也得打抚养权官司。抚养权官司的主题,往往就是子女抚养费(childsupport),指的是孩子父母的一方,定期支付给另一方的费用——付钱的大部分是未获得抚养权的一方,但也不是没有反例。至于费用,自然因人、因家庭而异了。
国际惯例认为父母双方都有责任承担抚养开支,抚养费用需要保证最基本的生存。特例之下(比如加州),会有「提升居住环境条件、生活标准」的要求。付钱的一方,如果真的是不信任另一半,可能直接支付给教育、医疗机构;但也有很多时候,收钱的一方根本无需提供任何开销证明(比如加州)。这就制造了一个极大的漏洞。养孩子,一个月2000美元可能就足够了,但对有些人来说2万、20万也不够。法庭当然也负责裁定抚养费数额,但其最基本的考量因素,还是孩子父母自身的收入、生活水平以及孩子数量。NBA球员动辄年薪千万,一个月给2000,怎么样都说不过去。
美国联邦政府帮各州规定了最基础的计算指导方针,有时是收入占比,但更多情况是列举孩子(1到6名)生活所需开销的标准、父母双方收入情况的清单。电脑系统会把美国政府统计的无孩和有孩家庭开支情况分别作为参考,并列入基本生存之外的开销,比如保险、手机、电话费、书籍、校服、电脑、课外培训、停车费、私立教育费用、运动开销、夏令营费用等等。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但在冰冷的法律和数字面前,主观意愿就不重要了。有些球员到后来实在拿不出钱,切断供应的代价,就是被捕和天价赔偿。Anderson就因为拒付两个女儿一个月8500美元的抚养费被前妻告,到2012年双方达成协议和解,Anderson也赔了80万美元。前溜马球星KennyWilliams也因为不管前妻和三个孩子,自己吃香喝辣开豪车,被法院逮捕并认罪。他被判了9个月有期徒刑,赔了66万美元。
就连品德修养极高的SteveNash,在离婚后也有不愿意付钱的时候。前妻刚生完孩子第二天,Nash就提交了离婚申请,随后开始马拉松一般漫长的官司。Nash当然需要支付抚养费,而且还包括封口费——不让前妻在社群网站上继续说他坏话。但有媒体报导称,Nash不想给前妻太多钱,因为「怕她把孩子宠坏」。是拿钱宠坏自己还是宠坏孩子,外人可就不知道了。
被传过好多次破产的AllenIverson,也被前妻告过,而且几乎被逼到绝路。法院判他需要支付给5个孩子的抚养费真的不高了——每月8000美元,然而Iverson都付不起,说明当时他的财务条件真的不怎么样。他前妻显然跟Reebok一样,对Iverson的理财和风险意识完全没信心,要他一口气提前支付13年共计120万美元的抚养费(Reebok是延期支付他代言费防止他一次败光)。不过这两年,Iverson回归家庭了,跟前妻和孩子重新过起生活,再加上他还有不少收入管道,只要不再乱花钱,他还是可以保证一家人过得舒舒服服。
在NBA球员身上始终有一个很悲哀的现象,那就是他们大多由单亲母亲抚养长大,但在发财后,却在不断「制造」更多的单亲母亲。极穷和极富的人,都不容易拥有婚姻,却极容易生育后代。
在美国,近三分之一的单亲母亲都生活在贫困状态中。即便艰难,但非婚生子的比例仍在上升。根据2018年公布的资料,四分之一的美国家长处于非婚状态。
1968年,生活在未婚家庭的美国儿童约有900万,占儿童总人口的13%;到了2017年,这个比例增加到32%,人数达到2400万。造成这个现象的主因,就是离婚率高而结婚率低。同时,初婚年龄大幅提升,1968年时男性初婚平均年龄23岁,女性21岁;但在2017年,分别提升到30岁和27岁。
1970年,15岁到44岁非婚女性生育率是2.6%;到2016年上升到4.2%。在同时段内,结婚女性的生育率反倒从12.1%降到9.0%。
LeBronJames的母亲GloriaMarieJames就是这其中的代表。她16岁生育了唯一的儿子,一辈子没有走入婚姻。年轻时,她带着孩子生活在贫困状态,还失去了自己母亲留下来的房子。她没多少收入来源,到最后甚至让LeBron寄住在高中教练家里。他们过这样的苦日子,但LeBron的生父从来没出现过,更别提帮Gloria养儿子了。真正一穷二白的人,是什么也不怕的。
NBA球员尚且想赖掉抚养费帐单,就更别说普通穷人了。NPR在2015年就报导称,美国法院裁定的、尚未得到支付的儿童抚养费总额已经超过1130亿美元,到2018年,只有44%的家长能得到法院判决的全额抚养费。所谓的抚养费制度,还能对亲子责任起到多少制约作用?那些身处社会底层的父亲可能连收入都没有,即便按最低时薪标准计算的抚养费,他也付不起。而身处金字塔顶端的父亲,不愿成为母亲的长期饭票,也是能逃则逃,就像DwyaneWade宁愿被骂陈世美也要强势夺回抚养权;CarlosBoozer把三个孩子的月均抚养费硬是降到了382美元……
男人被逼成这样,有人就说,女性应当承担更多抚养责任,不能因为一个人拉扯孩子,就把所有帐单堆到男人身上。诚然,如果以「男性赚钱养家,女性赚钱养花」的角度看待抚养费体系,似乎没什么问题。但正常人都明白,这个角度哪怕是现实的,但也是谬误的。
造成男性压力山大,连婚都不结的根本原因,还是男女两性在社会、经济、家庭上的分工不等、资源不均。当男性在制度层面上被剥削,也是男女地位不等现状的附带损害。
如果LeBron、DraymondGreen、Wade的单身母亲们能获得更多上升管道摆脱贫困,如果围在球员身边的不是被「女人找个有钱男人依靠就能达到幸福」的观念影响,或许他们都不会走入这样的困境。生孩子,不应该让她们失去工作机会而变成赤贫;生孩子,也不应该成为她们一劳永逸的捞钱途径。可惜,抚养费制度仍只是「亡羊补牢」,所以,女性作家波伏娃在1949年写下的话至今仍然适用:「一切都仍在鼓励少女期待从白马王子那里获得财富和幸福,而不是独自尝试困难但不一定成功的征服。特别是,她可以期望依仗他进入高于她的阶层,这个奇迹是她工作一辈子也不能带来的。」